A-A

主推凛绪丨狮心

【泉レオ】灵异事件

大约是半年前的东西了,所以也许有人还有些印象

前面部分有修改,干脆连着后面一起发

*架空背景,一点都不科学

*Speechnotes:一种语音转文字软件


午后三时,厚重的云在天空的一角缓缓舒展,变幻着各种姿态。冬日的阳光透过云层倾泻下来,飞鸟在其下滑翔,不发出任何声响。稍为茂密的小树林很好地隔绝了外界的声音,唯有濑名泉踏在积雪上的窸窣声可以听见。

他从容地走在小道上,前往那间常去的咖啡厅,并且远远就能看见鸣上岚坐在往常的位置上,透过玻璃窗向他挥手。

“小泉你终于来了呀。给,你的无糖白咖啡。”鸣上岚似乎很高兴,把咖啡往濑名泉那边推了推,“话说小司呢?我还以为你们会一起来。”听到这...

【泉レオ】那个少年捡到一只奇怪的猫(七)

经过这一番闹腾后,月永レオ终于把客厅收拾干净。

“好累……好像莫名其妙地进行了一次大扫除。”月永レオ无力地躺在沙发上,眼睛半闭不合,小辫子耷拉在一旁,仿佛下一秒就要睡着,“啊……这是来自宇宙的摇篮曲!”

都是你自作自受,濑名泉跳上沙发扒拉月永レオ的头发,防止他真的睡着。

一开始还是好好的,月永レオ哼着轻快的曲子整理乐谱,虽然时而会停下来在这上面进行修改,但总的来说还是有在好好收拾。直到那本摊在地上的杂志出现为止,一切还是在顺利进行的。

“诶……怎么有本杂志在?宇宙人留下来的礼物吗!?”月永レオ兴致勃勃地蹲在地上翻看杂志。“哈哈真有趣!我也来给セナ拍张照片好了~”也不知道月永レオ看见了什...

【泉レオ】那个少年捡到一只奇怪的猫(六)

正如濑名泉想象那样,月永レオ的家一片狼藉。

濑名泉对这个家的整体感觉就是,被狂风肆虐的家。

乐谱纸凌乱地散落一地,有写满音符的,也有空白一片的,偶然还能在上面看到月永レオ的涂鸦。从躺在一边的笔筒可以猜测到,在乐谱的下面隐藏着许多支笔,一不留神就会踩上去然后摔倒。濑名泉被那些埋藏在纸张下闪闪发亮的东西吸引住了,决定在月永レオ终于肯放下他的时候去扒拉出来。

“啊──!忘记关窗了!”

跟这家伙住在一起真的没问题吗?

月永レオ急匆匆地收拾地面的乐谱,“为什么我没有关窗!我的名作都被吹走了!我真是个笨蛋!”好吵,被丢下的濑名泉在一旁专心地寻找着刚才看到的发光物体。

就在濑名泉看到闪光物的时候...

【泉レオ】那个少年捡到一只奇怪的猫(五)

在一望无际的天空中,有几片云在慢悠悠地飘动。

渐渐地云变多了,也变厚了。夕阳残存的光亮无法刺破厚重的云层,小小的公园被浓重的阴影所覆盖。

濑名泉待在树上,看着待在公园里玩的小孩接连地离去,看着行人匆匆的身影,看着四散的野猫,看着日出日落月升星移,却始终看不到那抹亮眼的橙色。

今天是月永レオ没来的第七日。

一开始濑名泉并没有在意,想着明天那个人就会继续来吵吵闹闹,但是明天月永レオ还是没有来,明天的明天也是如此。

在第四天,濑名泉运用他的能力感知月永レオ的位置,大体知道他还留在这一带。

为什么不来了?濑名泉很想这样问,但是他很快就明白自己并没有理由去问。

没有来才是正常的,除了流浪汉...

【泉レオ】那个少年捡到一只奇怪的猫(四)

所以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,濑名泉追逐着在空中飞舞的纸张时愤愤地想。

自从那天后,月永レオ就经常来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,不管濑名泉是否理会他,月永レオ都会自顾自地说下去,靠妄想补全对话。

因为这样,他最近灵感爆发的频率更高了,而濑名泉被突如其来的乐谱糊一脸的次数也增多了。

替这家伙捡乐谱真是件麻烦事。既要收起爪子,控制好力度不能抓破纸张,又要注意不要让它们飘到积水处,途中还要听着“原来宇宙的猫也喜欢追着纸玩☆”之类的话,濑名泉简直焦躁到要掉毛了。

这样下去是不行的,得想个办法。在月永レオ又一次开始作曲时,濑名泉尝试在附近找点什么东西给他压住稿纸。

濑名泉第一个尝试的就是石块。但是月永レ...

【泉レオ】雪夜的颂曲

*梗源自国服漫画


细雪纷纷扬扬地下着,在银月的照耀下反射出微弱的亮光,犹如星屑洒落在这尘世。

但比起眼前的景色,濑名泉更加在意那个蹲在路灯下作曲的笨蛋,

跟着出来真是太正确,放任不管的话那个笨蛋迟早会冻死吧。濑名泉拿着刚买回来的热牛奶快步走去。

刚走过去濑名泉就听到月永レオ的鬼叫“好冷……啊!我的inspiration被冻住了!”但即使在这样叫喊着,那双早已冻得通红的手却仍在书写着断续的音符。

一旦开始了就停不下来,濑名泉早已知道这一点。

“知道冷就不要随便在外面开始作曲!”濑名泉有些生气地把牛奶瓶直接贴在月永レオ的脸上。

“唔……”月永レオ眯起眼睛,不自觉地发出满足的声音。...

【泉レオ】那个少年捡到一只奇怪的猫(三)

“绝对是吧!”月永レオ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那样兴奋地叫喊着。

一般人都不会这样想的吧,这家伙的脑子到底是怎样的构造。濑名泉心情复杂地想着,不知道应不应该对这样的展开感到高兴,总之先例行嫌弃一番。

月永レオ没有察觉到濑名泉的嫌弃,继续兴冲冲地说下去“我从之前就觉得奇怪,地球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猫!还不让我摸!这太奇怪了,竟然有猫不让我摸!”

月永レオ义正辞严地说着,有理有据,濑名泉差点就信了。

一般的猫也不会随便让人摸,濑名泉在心里反驳道,但他想起那些被月永レオ征服的野猫,觉得还是有点道理。那家伙身上有着莫名的亲和力,不用几分钟就能跟猫群混在一起,这就是传说中的猫薄荷体质吧。

“而且你还会...

【泉レオ】那个少年捡到一只奇怪的猫(二)

第二天,他如约到来,不仅带来了小鱼干还有一小袋虾仁。

对于一只深居内陆的猫妖,海鲜简直是不可多得宝物。鱼之类的还能在河里捞上来,但虾却几乎不可能见到,蹲在海鲜摊前面求投喂这种掉档次的事濑名泉绝不考虑。这样长久以来,虾成为了濑名泉的一大执念。

看在虾的份上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你的谢罪吧,濑名泉愉快地解除了隐身。

在那个傍晚,濑名泉得知了他的名字──月永レオ,一个自由作曲家,最近才搬来,目前独居,有一个圣天使一样可爱的妹妹。

对一只猫念念叨叨这么久,这个人脑子有毛病吧?濑名泉嫌弃地看着他。

尽管如此,濑名泉也还是待在那里,静静地听着月永レオ的胡话。姑且算是对虾仁的谢礼吧,濑名泉为自己的行为找...

【泉レオ】那个少年捡到一只奇怪的猫(一)

今天那个孩子也没有来啊。

夕阳已经快要完全消失在地平线的另一边,在公园里玩耍的孩童都已经离去,一切归于沉寂。濑名泉静静地坐在儿童滑梯上望着外面,偶尔就会有一群小孩嬉戏打闹着讲过,但每次他都找不到那双闪闪发亮的祖母绿眼眸。

游君大概不会再来了吧。其实在五天前濑名泉就已经去过游木家,虽然游君从来都没有带他去过,但对于一只活了几百年的猫妖来说,要追踪一个人的气息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可是在那里他还是没能找到游君,也没见到游君的母亲,而且在那间屋子里走动的人身上没有与游君相近的气息。

经过长时间的思考,濑名泉得出结论:游君搬家了,已经离开这里了。但他并不想接受这个现实,仍然像往常那样等待着。

那...

【凛绪】奇迹(二)

“欸——!?”真绪受到今夜的第三次惊吓。他认真地想,以后一定要好好睡觉,就算睡不着也要乖乖地躺着。凛月有些不耐烦地解释:“就是我实现你的愿望,作为代价你要给我某些东西。”

“实现愿望”真绪怔怔地重复着,随即他的眼睛似乎亮了起来——凛月是这样认为的。“就像绘本那样任何愿望都可以实现吗?”上钩了,凛月愉快地笑了“当然。”

真绪低头陷入深思,不再说话。凛月百无聊赖地坐在窗沿,晃动着他的小短腿,等待真绪的答复。那个孩子会给出一个怎样的回答呢,希望会有趣些,至少能打发我的时间。

真绪像是终于下定决心,对上凛月的视线“我想有一个健康的身体。”有些无趣的愿望,凛月突然间失去了兴致,打着呵欠说:“可以,...

1 / 2

© A-A | Powered by LOFTER